請不要跟我談論世界觀XD


Ahri & 安妮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

翠綠的山林,搖晃的山道。
杳無人煙的蒼翠。

有多久沒有接觸這樣的自然了呢?

少女抬頭仰望著。


這自己熟悉的環境,但也只是熟悉。
少了自己的同伴,還有自己所捨棄的過去。

少女輕然的往前踏出腳步。


來到這個地方,有多久了?
用人類的記年法也許是三個月吧。

這個地方,充斥著各種的存在。
之所以用存在稱呼,是因為在這的並非只有人類,
更多的是用有意識智能的生命體,例如被人類稱為傳說生物的鳳凰;
例如被人們認知為夢靨的存在。

這都是這個地方的特色--英雄聯盟。

多的是高喊正義與理念的德瑪西亞草叢三人組,更多的是為了尋找治癒的道路。
少女,則是在尋求著寬恕。

少女輕盈的擲起手中的水晶球。水晶球在空中化做一道光輝,
勾勒出片段的圖像,那是屬於自己的回憶。

在自己還是狐狸的時候,在自己被稱為妲己的時候。
在自己為了尋找真正的人類之道犧牲他人的時候,尋找著寬恕。

在這片山林中有著什麼?少女其實未曾想過,只是近乎依賴的尋找了自己熟悉的生態。
比起寂寞更加安靜的沉重,那是名為壓力的恐懼。


「啊--」一陣吃痛的叫聲傳入少女的耳裡。

和自己沒有關係,少女如此判斷。
但還是朝著聲音的來源飛快的趕過去。

少女來到現場,映在少女眼前的是深紅色的飛龍,被稱為Ebonmaw的魔物。
巨大的魔物甚至比少女高上兩倍,釋放的吼叫令人不堪。

環視現場,少女最後發現聲音的來源--
是一名看起來年僅十歲左右的桃髮少女,懷裡抱著一隻熊娃娃。

--這種程度的魔物,即使用魅惑也無濟於事的。
有辦法帶著這孩子制退魔物嗎?

少女猶豫了一會,當下立即判斷。


少女迅速閃過魔物來到抱著熊娃娃的女孩面前,將他摟在懷中。
然後把水晶球釋放開來,讓自己的身體化作一道光輝。

迅速的閃爍著,離開了這個區塊。

「姐姐,謝謝你。」抱著熊娃娃的少女臉上雖然有著不甘,寫著即使我一個人也沒問題也可以打倒他的表情。
但還是很老實的道謝。

「下次要小心喔。」少女摸摸他的頭,然後轉身離去。


在少女的心中,這是一股小小的治癒,也是寬恕。
用無數生命換來現在的能力,也能夠用來幫助別人吧?

很難得的,少女釋放出了九條尾巴散步著。
被稱為阿璃的少女。


- - - - - - - -

那是偶然的戰場。
國與國,領土與領土的世界。

然後,才是人的自主意願。

阿璃眺望著眼前的少女。
那是之前遇過的桃髮少女,他懷中的熊娃娃已經變為原本的樣子。
稀有魔物之一,暗影熊。

沒想到這麼年輕的少女,竟然擁有這等程度的能力。
阿璃訝異了,然後是遲疑。


戰鬥,是為了尋求不藉由煉人生氣的方法。
戰鬥,是為了剝奪彼方生命之道。

可以不下殺手的戰勝嗎?
那是辦不到的。

「姐姐,我們非打不可嗎?」小小的少女問道。
「……」阿璃無法以言語回應,只能以沉默告態自身的無力。


「是嗎……」
「我很抱歉。」

「沒關係的,姐姐你也是為了追求什麼才來到這的吧--」
原來,即使如此年幼的少女也是抱持著覺悟的。
我……






我…



阿璃還是和少女展開了戰鬥,但是阿璃卻無法使用全力。
…為什麼?

阿璃自己也起了疑惑。
直到,他正面承受了少女與暗影熊的火焰合擊後,
他才想起來。

他曾經說過的一句話。
「慈悲,是人類最奢侈的美好,也是最沉重的責任。」

也許我註定無法真正成為人類吧?
至少我沒有辦法,不斷的踏著別人的屍體行進。

「姐姐你為什麼--」少女的聲音充滿了疑惑。
是你告訴了我不得不戰鬥的,你又為什麼不願意使盡全力?

「我的名字是阿璃,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?」
「安、安妮……」

「要好好珍惜你的名字,因為這是你家人所給你的名字吧?」
阿璃思考著,自己真正擁有過什麼。
名字?身體?力量?


還是……
眼前為了自己而哭的少女。
「謝謝你溫柔的姐姐……嗚嗚」

「請不要說我溫柔,那是我不配擁有的高貴。」阿璃用最後的力氣摸了摸少女的頭。

然後化作光消失了。


--那是我曾經的天真,但是我不後悔。
或許,我真的成為不了人。

但是我也不願意為了這樣而殺害生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eRi 的頭像
NeRi

羽璃〝音織☆

Ne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