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初創格徵的文,稍微修了一下補了一點。
不過我最近也太懶散了,竟然只有這篇文章(暈倒)








     那是漆黑的風環繞的夜晚,不信任人,與不被信任的孩子。

     不論怎麼樣都無妨,只要活著,甚至不是活著也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 失去了太多的事物,也失去了太多深刻的事物。

     最後選擇了放棄的一環。

 

     「這樣沒有關係嗎?」不知道為了什麼,對自己毫無不關心的少年問了。

     「這和你沒有關係吧?」年紀看起來稍長的少女如是說。

 

     確實,沒有任何的關係。

     就連交集也不存在著。

 

     就只是,偶然的經過罷了。

 

     望著獨自站在雨中的少女。

     「諾。」少年把傘遞了出去。

     「你這也太老套了吧……」雖然這麼說,少女還是接過雨傘。

     然後,「你想說有緣份見面在還我?或者是我在這等你的鬼話嗎?」

     少女狠狠的把雨傘從天橋下扔了下去。

 

     「不是的,只是這樣我就跟你一樣都在雨中了。」少年用同樣的眼神看著他。那是一種被冷漠所包圍的瞳色。

     「神經病。」少女轉身離開了天橋。

 

     換成了少年一人站在天橋上。

     無法理解,自己的行為到底代表著什麼。

 

     是為了什麼?

     「一定是無聊的自我滿足吧。把幫助感建立在別人身上,不論怎麼樣都可以減去身上的不快感。」

     應該是這樣的,應該是這樣的結論。

     但是,洞卻變大了。

     於是就這樣融入了這邊無盡雨中。

 

     少年在雨中,眺望著天橋之下。

     往來的行人車燈,囂染的光與音融入雨中,令人厭惡。

 

     沒有人願意哭泣,也沒有人想選擇哭泣。

     但是所有的事情就是很無情的發生著,沒有人選擇。

     這只是一廂情願。

 

     啊阿,是的。

     與其懷抱著傷被傷的風險,不如還是冷漠的看著就好。

     少年帶著極其掃興的表情,眺望著雨夜。

  - - - -

     少女把傘扔掉的時候,後悔了。

     不論基於怎麼樣的理由,這樣的行為太過份了。

     不可以這樣,自我的修養狠狠的譴責著。

     但是隨即湧現的是──誰叫他要多管閒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 沒錯,才不是我的錯。

     誰叫他──

     他如果坦白一點我就不會扔他的傘了。

     不是我的錯。

     少女在心中穩穩的立下結論。

 

     只是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 今天是晴朗的日子,因為上學通勤的關係非得經過昨天的橋。

     「繞路好了。」如果又遇到昨天那個人怎麼辦,為了自身的潔癖,少女選擇了改道。

     放棄天橋這條近路,得繞相當遠的一段路才有橋可以越過河堤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少女在繞遠路的過程中。

     看見了。

 

     眺望河堤的少年。

     那是自己不想遇見的人。

     那是自己迴避的人。

     那是,多管閒事的人。

 

     但還是開口了。

     「你為什麼在這。」

     「純粹是不想走昨天那條路,繞了道換個地方發呆。」

     「哼……」少女筆直的越過了少年。

 

     少女走過的時候,不禁回頭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 孤獨一人的少年,還有一把傘。

     那把不是我昨天丟掉的傘嗎……

 

     算了不重要。

 

     就這樣,少女回家了。

     但那不是擁有歸屬的家。

     沒有溫暖的家,沒有人存在的家。

     不論什麼時候回去,不論什麼時候出門,伴隨著我回來了、我出門了。

     就只有空蕩的回音,還有放在冰箱準備好的食物。

 

     少女半夜又跑出來了。 

     這夜,雨下的好大。

     少女看見了。

     孤身在雨夜中徘徊的少年,眺望著河流。

 

     「你有傘為什麼不撐!」無法理解的憤怒,甚至無法理解現在的行為是什麼。單單的感到憤怒。

     因為那並不是耍酷,那也不是炫耀……

     就只是……就只是……

     「想要就給你吧,你也沒傘吧。」少年默默的把傘遞出去。

 

     「我……」少女猶豫了半餉。

     「我才不──」正要把傘扔掉的時候,少年握住了少女的手。

     「會感冒的。」少年把傘輕輕的握在少女手中。

 

     很自然的,轉身離去──消失在這片黑夜之中。 

 

     到底是怎麼了……少女的心迷惘了。

     和我一樣的孤獨。

- - - -

     少年眺望著河堤,那是個冰冷的夜晚。

     那是看見少女哭著從家中跑出來的夜晚。

     把傘遞給他之後,就這樣走遠吧。

 

     也許是建立在自以為是的偽善,或者藉由幫助別人獲得成就感。

     是什麼?少年不知道也不想思考。

     只是把傘遞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 仔細想想,其實很可笑。

     什麼都沒有的自己,竟然會有這種舉動。

     現在自己到底──是在開什麼玩笑。

 

     少年在心中譴責著自己。

     不要去碰觸、不要接觸,更不要接受。

 

     少年淋著雨,在夜晚中遊蕩著。

     分不清楚什麼是濕透的,什麼是乾的。

     唯有心靈是空洞的。

 

    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,不知道走了多少路。

     又回到了河堤,在那的是蹲坐在草皮上的少女。

     撐著傘眺望天空的少女。

 

     晨曦緩緩的照亮地平線。

     和那一同,少女輕輕的招手。

     「傘是你的,一半分你。」

     有點想笑。

     身上沒有任何的地方是乾的,身上也沒有任何地方是濕的。

     卻還是選擇了坐下來,靠在那無法遮掩雨水的傘中。

 

     眺望著黎明。

 

     日光的溫暖,真的可以分到我身上嗎?

 

- - - - 

少女撐著傘,思考了起來。

為什麼要接受?即使是當時,甚至是現在,都沒有必要去在乎這種行為。

可還是接受了,並且撐著。

 

隴長的黑夜,令人嚮往,也令人孤寂。

然後,少女在幾盡無趣的思考過程中注意到了。

 

少年全身都是濕的。

真是愚蠢阿,把傘給人自己淋雨這種行為,自以為是電影中的主角嗎?

很可笑,非常的可笑。

「傘是你的,一半分你。」但還是,說了這句更為可笑的話。 

 

其實自己,不論怎麼否定,也還是祈求著的。

人的溫暖。

 

可是真的能夠傳達嗎?

不要認同不要接受就好了,但是卻無法這麼做。

 

不知不覺的,和少年坐在一起。

黎明來臨了。

 

那是和煦的光輝。

 

- - - -

     「……」不論是少年或是少女,一直保持著沈默。

     大雨隨著日出的照耀,逐漸的散去。 

 

     醞釀在兩人之間的……

     到底是什麼?

 

     曾經有人這麼說過,世上沒有相愛。有的只是剛好喜歡。

     相愛指的是喜歡上彼此喜歡對方的那一點,但是剛好喜歡卻是──

     對於不同的點有所好感,然後接受了。

 

     晨起的鳥兒揪揪的叫聲,掩蓋了一道羞郝的微小聲響。

     「抱我……好嗎?」
     兩人注視著,直到眼神相錯、相擁為止。

 

     彼此對自己懷抱著不信任,對自己懷抱著否認。

     但是卻想去相信,擁抱的另一人。 

 
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eRi 的頭像
NeRi

羽璃〝音織☆

Ne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秋雨玫
  • 因為冷 所以來抱一個吧(蹭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