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想直接打說這是微小說,可是字數一定破兩百。
反正簡單的無視劇情就好了 XD

 

- - - 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- - - -

那是虛假的王座。
空虛的王城,灰暗的燈光。

沒有人涉足。

在那王座上唯有一人。
雙肘撐著膝蓋。

凝視著前方。

這是王座,是虛假的王座。
不被人認同的王權,只是因為自身的孤寂所蓋起的。

--心之壁。


心的出口、門的盡頭,那是無邊遼闊的廣大世界。
曾經有人走了出去。

所以這個世界缺了一隅,也因此真正的成為虛假的王位。
沒有人認同,沒有人存在。

只有自己的世界。


一日、兩日,直到沒有時間的概念。
心的缺口依然空洞著。

逐漸的空洞,然後被空洞所填補。
形成了空無。


漸漸的,這股虛無感染了世界--。
虛假的王座,空洞的王者。

少年無意識間發覺,他身旁的色彩,只剩下耀眼的金黃。
被他觸摸的事物,都會化為黃金。

任何、任何…

經過的飛燕,被摸過的牆壁,
所處碰之物,即為貴金。

少年的孤獨,詛咒(祝福)了自己。
把身旁染成純粹的虛無。

真實的金,虛假的富有。
絕對的孤寂。

--是的,只有孤寂是真實存在的。

從那一天起,傳言傳開了。
無數的人,為了黃金而造訪,
為了貪心而想抹殺少年的時候,他們變成了黃金。

就連人也不例外,沒有東西可以躲過這樣詛咒。


少年絕望了。
從此之後,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處碰,無法感受到身為人的溫暖。
唯一擁有的是空洞。

扭曲了。
歪斜了。

某種東西崩壞了。

至少,要讓「她」作為金雕像,在這陪我孤獨的結束一生……
……他寄出了信,無數的信。

純金的信件。


然後等了好久,他看見了。
拿著純金信件回來的她。

少年遲疑了。
面對那清澈的眼神。
那毫無虛假的率直。

遲疑了。

真的可以嗎?
不行吧。

於是少年說了。
「你還是走吧。」少年如是說。
「為什麼?」少女回問了。

少年遲疑了。
說出真相的話。

不說出真相的話。

虛無空洞 黑暗。
只要一個人就足夠了。

於是少年展開了自白。

阿阿,我可是非常憎恨你的。
我憎恨你造成我的孤獨,造成這一切的金輝。
因為我在等著你,原本只是為了等著你,
但我現在只想對你復仇阿--

我要對你復仇,把你變成黃金,
讓你永永遠遠的只能存在這,

這不就是你追求憧憬外面的世界嗎?

少年自白了,參雜著謊言。
沒有一句不是狠錐入少年心中。

於是少年轉過身去,
「你走吧,在我改變心意消失。我再次出現只是為了傷害你--」

明顯的謊言,但是沒有任何人說破。



世界靜寂了一會。
「是嗎?」

「嗯。我只是為了傷害你--」少年往城堡外走,隨手摘起了一朵花。

鮮豔的花朵,變成鍍金的花。
然後停住了時間。

「這就是我的宿命,你還是走吧。」少年把金花放在少女腳邊,回到了那虛無的王位。


- - -

沒有盡頭的時間,侵蝕著少年。
孤獨。

黑暗。

寂寞。

失望。

負面情緒掩蓋了這座城堡。



王座上依然只有一人。


失去皇后的國王。
沒有公主的騎士。
沒有歌詠對象的詩人。


沒有任何改變過,終至永遠,
孤寂的世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eRi 的頭像
NeRi

羽璃〝音織☆

Ne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