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還記得,依稀是幾年前吧。
我還做著騎士的夢。

把自己描繪成完美騎士,一輩子只對一個人宣示忠心。
將一生獻給她,唯一的主人,絕對的公主。

那是一個遙遠的理想。

曾經,我懷抱著這樣的夢,單膝跪在我暗戀的女孩這麼說道:
[我摯愛的公主啊,請讓我一生作為您的騎士,為了您而活,請將您的性命交托於我的劍上。]
那個女孩噗嗤的笑了一聲,用右手將我攙扶了起來。

於是,我們在一起了。

我甚至不記得當時是為了什麼喜歡上她,可是我的行為卻深刻的烙印在腦海中。
對於她的印象,我想我也只記得當時那個微微的笑容吧。

後來,分手了。

我連分手的理由都不記得,心中沒有任何留戀,就只是阿阿,分手了呢。
這樣純粹的感想。

那時候懷著的夢,現在的我想來只是滿懷羞愧,
想到總是會讓我面紅耳赤,只是,

某方面我也遵守了那個約定。
某方面我也失去了那個約定。

我,不曾再對任何人付出真心。
因為她是唯一的。
我,曾經和許許多多的人交往。
所以我失約了。

也許就這樣,懷抱著愚蠢的夢一個人到死;
也許就這樣,在廉價的夢想消耗後,找一個人當藉口繼續毫無目標的活著。

今天,是聖誕夜。
路上顯的相當冷靜,夜晚也很寒冷的飄下了雪花,
對於大部分的人這是祝賀,對於懷抱著這種愚蠢夢想的我,是一種負擔。
自身的夢想無法被世間相容,甚至讓自己產生剝落感時,毋庸是種困擾。

我看飄起了大雪,慌忙的隨意找了間咖啡廳進去。
我點了杯瑪奇朵(法文的烙印)一個人座在窗戶旁,看著走過的情侶好不快活。

我一口都沒喝,然後我看見了。
同樣是為了躲大雪而進來的那個人。

我的心,曾經失去的動力,現在正跳動著。
告訴我,我並沒有失去任何東西。

然後我聽見了

 

【我可是你唯一的公主喔。你沒有跟別人在一起吧?】

外面的雪,飄的好大,世界彷彿被雪白所埋沒,
我的心很溫暖。

Jingle Bells
Dashing through the snow
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
O'er the fields we go
Laughing all the way

Bells on bob tails ring
Making spirits bright
What fun it is to laugh and sing

只是,背信的我是沒有資格享有這份溫暖的。

A sleighing song tonight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eRi 的頭像
NeRi

羽璃〝音織☆

Ne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